首页 > 煤炭新闻

用电高峰来了!河南省要求所有煤矿生产电煤一律不得外销

时间:2021-07-14  点击:181次

用电高峰来了!河南省要求所有煤矿生产电煤一律不得外销

近日记者从相关煤炭企业获悉,为保当地电煤供应,河南省已做出要求所有煤矿生产电煤一律不得外销等决定,市场保供压力凸显。

夏季用电高峰至电煤供应趋紧

近日,一则关于河南省发改委保障省内电煤供应的调度通知文件,吸引市场关注。

通知称,7月11日晋东南地区暴雨致使侯月线、太焦线中断,对省外电煤运输产生较大影响,为确保省内电煤供应,按照省政府领导要求,要求河南能化集团、平煤集团、郑煤集团、神火集团及其他煤炭生产企业,所有煤矿生产电煤一律不得售往省外;省内所有煤矿生产煤炭可以转作电煤使用的一律不得入洗;所有煤炭企业按日报送前一日电煤生产情况、销售情况、结构调整情况等。“这个消息确实是存在的,不过此前就惯例正常生产的焦煤,该入洗的还是可以入洗。”

对于上述市场消息,河南一煤炭企业人士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证实称。

地方对电煤保供的要求,或源于近期高企的需求压力。7月10日12时许,河南郑州电网省网供电最大负荷达到1126万千瓦,创郑州电网历史新高。预计今年度夏期间,郑州地区省网供电最大负荷将达到1200万千瓦,较2020年增长15.5%;其中市区最大负荷700万千瓦,同比增长19.5%。

而据神木煤炭交易中心消息,进入7月后,全国陆续出现高温天气。江苏、浙江、广东陆续出现用电高峰。6日,江苏电网用电负荷达到10031万千瓦,这是夏季梅雨期期间,江苏电网用电负荷首次突破1亿千瓦。而两日之后,江苏电网用电负荷再次刷新,达10345万千瓦。

而苏州市在7日,勇夺国网系统地市级电网最高用电负荷,达到2701.7万千瓦。且该省存在省内燃气供应量不足、燃煤库存不确定性等因素。7日,浙江省气象台发布高温报告,受副热带高压控制影响,预计近期浙江省将以晴热高温天气为主,8日,浙江省最高用电负荷达9681万千瓦,再创新高。

根据预测,随着副热带高压继续加强,高温天气持续,浙江电网最大用电负荷将继续攀升。8日,广东省最高统调负荷达13156万千瓦,再创历史新高。且广东省气象台预报,下周广东省中北部地区将迎来新一轮高温天气,预计届时全省负荷可能再创新高,最大电力供应缺口约200万千瓦,涉及除茂名、湛江、阳江和韶关以外的17地市。受近期市场需求提振,国内动力煤期货价格也连日上行。

截至7月14日上午收盘,动力煤主力合约当日报涨1.91%,收于885.2元/吨。

保供增产政策下产地供需两旺

今年以来,国内动力煤价格持续高位,相关监管部门也多措并举,保障市场供应,平抑煤炭价格。全国煤炭中心数据显示,早在7月5日,全国煤炭的产量就已经恢复到6月的正常水平,前期因煤矿事故而停产的山东、河南等地的煤矿都在陆续的复工复产。

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分析也称,“七一”后,随着国家及地方煤矿安监工作陆续结束,前期停产煤矿陆续恢复生产,且月初煤管票较为充足,产地煤炭供应逐步恢复。监测数据显示,7月11日,鄂尔多斯地区煤炭产量增加至186万吨,基本恢复至6月同期水平。

不过近期,由于产地发运至港口持续倒挂,贸易商发运积极性较低,港口调入量低位运行,而“七一”后,港口作业逐步恢复正常,拉运需求启动,港口调出量增加,受此影响,北方港口库存持续下降。截止7月11日,北方九港(不含天津港)库存降至1944万吨,周环比减少114万吨,同比减少148万吨,创近几年新低。

神木煤炭交易中心消息也显示,为了保供,现在已经从限价、检查等方式转变为了更加具体的措施。从6月中旬开始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陆续批复了30项煤矿用地,仅7月2日一天就批复了9项,其中露天矿就有4个,露天矿最大的优势就是投产快。

另外,对于2020年全国关闭了431处煤矿,国家开始陆续批复产能置换项目,国家能源局审批速度加快,淄矿集团的杨家坪项目,提前三个月获得国家能源局的批复。

水力最近出力明显,7月7日晚八点,三峡集团所属长江干流6座梯级水电站96台机组首次全开运行,高峰总出力达5201万千瓦。而之前限电时期的广州,最高时期,一天的用电负荷是1.33亿千瓦。

今年7到8月长江流域下游和上游降水较常年同期偏多,中游降水总体接近常年。

当前国内动力煤市场呈现供销两旺局面。据榆林煤炭交易中心市场调研,上周榆林煤价在经历了一轮小幅下调后,上周五开始,市场情绪开始转变,采购询货的客户增多,煤矿装煤车辆增多,部分性价比突出的大型煤矿又出现排队2-3天等装煤的情形。

横山、府谷区域的个别大矿仍然是限量销售,中小民营煤矿普遍反馈近一两日销售情况较好,到矿装煤车相比前段时间有所增加,煤矿整体出货量较好,个别煤矿价格小幅上调5-10元/吨。

供应压力仍存政策指引加强煤炭储备

对于当前国内煤炭市场供需情况,天风证券分析认为,供应在保供政策不断落地和储备煤投放的预期下有所增加,需求在高温季节维持盛,水电增长虽能缓解对火电的依赖,但仍难以弥补火电需求缺口。

瑞达期货分析也认为,目前动力煤主产区多数煤矿产销良好,站台长协拉运基本无库存,内陆化工水泥需求积极。迎峰度夏旺季期间,用电需求持续攀升,终端电厂维持长协刚需调运。港口优质低硫低灰煤源依旧紧缺。

在此背景下,产地供应缓步放量的同时,政府可调度的1.2亿吨煤炭储备能力建设也开始落地。近日,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做好2021年煤炭储备能力建设工作的通知》,要求全国安排形成1.2亿吨以上的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能力,力争到2021年底形成4亿吨左右的商业储备能力。

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分析认为,早在2011年至2013年,煤价不断上涨,有关部门就在推动煤炭储备能力建设。煤炭储备被誉为煤炭市场的“调节器”,相当于中间多一道环节,价格传导相对放缓,从而避免煤价剧烈波动。

而从近几年的煤炭供需格局看,推动煤炭储备对那些煤炭调入省份而言至关重要。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的《煤炭工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到,2020年我国煤炭调出省区净调出量约16.6亿吨,煤炭调入省区净调入量约19亿吨。

随着煤炭行业去产能工作的持续推进,不少产煤省本身煤炭产量不能满足需求,也需要调入大量煤炭。

2020年,产煤大省河南煤炭产量约8000万吨,需要外调煤炭1亿吨左右。近日山西、江西已纷纷出台政策,把煤炭储备吨数分解到企业,到各市。

榆林煤炭交易中心消息,山西省能源局日前发文要求做好2021年全省煤炭储备能力建设工作。根据通知,2021年,山西省要形成新增300万吨以上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能力。其中,各市承担150万吨;各省属国有重点煤炭集团公司承担150万吨,力争达到200万吨。

各市承担的新增煤炭储备能力建设任务和各省属国有重点煤炭集团公司承担的新增煤炭储备能力建设任务不得重复计算或互相包含。

此外,通过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能力建设,带动增加商业煤炭储备能力,力争到2021年底,在全省范围内形成新增2000万吨左右的商业煤炭储备能力,其中煤炭企业储备能力新增1000万吨左右,流通环节煤炭储备能力新增1000万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