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招租
首页 > 煤炭新闻

内蒙古倒查20年内煤炭领域违法违规问题

时间:2020-10-04  点击:48次

煤炭素有“黑金”之称。近日内蒙古煤炭领域刮起了一场风暴,20年内的违法违规问题将被起底调查。

自今年2月底内蒙古召开相关部署会议以来,涉及整个自治区的整治行动已在进行中。

内蒙古呼伦贝尔一位相关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事业单位整治力度很大,“连领导的亲属都排查”。

涉煤腐败问题严重污染政治生态

整治序幕在2月28日这天拉开。据《内蒙古日报》报道,当天上午,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召开自治区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会议。

会议是针对云光中、白向群、邢云、云公民等腐败案件暴露出的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按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纪检监察建议召开的。

内蒙古自治区党、政、人大、政协四大班子主要领导,以及自治区法检两长悉数出席,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有关人员到会指导。会议以视频形式召开,各盟市、旗县(市、区)设分会场。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石泰峰表示,自治区煤炭资源领域突出问题主要表现为,违规违法获取、倒卖煤炭资源等,涉煤腐败问题严重污染政治生态,煤炭资源领域问题扩散蔓延。

“这些问题已经成为污染政治生态的最大‘毒瘤’和源头,必须坚决割除掉、彻底清除净。”他还提到,开展这次专项整治,是中央交给内蒙古的重大政治任务,意义非常重大。

全覆盖是本次清查的一个特点。2000年以来内蒙古所有煤矿的规划立项、投资审核、资源配置、环境审核等各环节都在清查之列。

所有涉煤项目,以及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在职和退休的所有公职人员涉煤违规违法问题;重要岗位、与煤炭资源管理有关联的人员违规违法问题均会被整治。

尤其是涉案金额巨大、干部群众反映强烈、问题反映集中、性质特别恶劣的企业老板、领导干部及其配偶子女亲属,会被严肃查处。

3月5日内蒙古纪委监委召开会议对专项整治工作再动员再部署。会议提到,本次整治要从根本上铲除滋生腐败的“毒瘤”和“温床”,还内蒙古政治生态“蓝天白云”。

同天《中国纪检监察报》也发文对此评论称,这是警示和震慑:反腐败不存在“既往不咎”之说,只要违犯党纪国法,即使时间再久远也必将受到惩处。

落马官员涉煤

内蒙古是一个煤炭资源大省,据内蒙古煤矿安全监察局发布最新数据,去年自治区煤产量达10亿吨。内蒙古12个盟市中有11个分布有煤矿,现有煤矿523处,核定产能12.8亿吨。

丰富煤资源的背后,一个事实也触目惊心。近年众多官员倒在了煤炭上,其中又以上述云光中、白向群、邢云、云公民等四人最为知名。他们都曾长期任职于内蒙古,且曾主政自治区内煤炭大市。

云公民是去年10月落马,距今时间最近。他是蒙古族人,今年70岁,历任呼和浩特市计委主任、伊克昭盟盟长、盟委书记等职。1997年1月升任自治区副主席。

伊克昭盟是现今的鄂尔多斯市,自然资源富集,煤炭资源约占全国的1/6。2001年2月26日,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伊克昭盟,设立地级鄂尔多斯市。

后来云公民担任过山西副省长、太原市委书记、山西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神华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党组副书记,华电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退休6年后落马。

云光中于去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任上被查。今年1月23日,辽宁省大连市检察院对其审查起诉。

检方提到,云光中利用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委常委、满洲里市委书记,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在他的任职经历中,鄂尔多斯市煤炭产量全国领先、呼伦贝尔是内蒙古煤炭开发的重要区域,满洲里市则是全国煤炭出口的主要关口之一。

邢云今年68岁,曾在鄂尔多斯市任市委书记,他2018年10月被查,当时已经卸任内蒙古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近三年。

去年12月3日,大连中院公开宣判邢云受贿案。判决显示,从1996年至2017年,邢云受贿时长21年,受贿金额达4.49亿余元,创下了十八大以来高官受贿新纪录。

期间他担任中共伊克昭盟委副书记、伊克昭盟行政公署盟长,中共伊克昭盟委书记,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包头市委书记,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多个职务。

白向群是十九大后内蒙古“首虎”,2018年4月在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任上被查,今年 1月播出的《国家监察》专题片中曝光了他的贪腐经过。

2003年到2011年,白向群在有着丰富优质焦煤和其他多种矿产资源的乌海市担任市长、市委书记期间,大肆插手煤炭资源配置,通过审批煤炭资源、矿产资源开发来捞钱。

内蒙古煤炭倒查20年

本次清查,颇为引人注目的一点是要倒查20年。内蒙古专题整治工作动员部署会提到,要对2000年以来全区煤炭开发利用情况全方位透视会诊,全流程排查。

煤矿的所有规划立项、投资审核、资源配置、环评审核和矿业权审批报批、股权变更、矿产交易等各环节,煤矿企业和涉煤配煤项目法人状况、办理时间、批办手续、政策依据等均会被清查,而且还要做到一矿一档、一矿一清,如此清查力度颇为罕见,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有民商法领域学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煤矿产业链条中多个环节都可能出现贪腐问题,其中煤矿“招拍挂”自然资源出让环节最为关键,尤其是招标时最容易被做手脚。

该学者称,贪腐最容易发生在交易环节,官员作为出资人代表,代表的是股东利益。同时其又代表了公权力,属于特殊主体。“行政权和出资人代表的权利,这两个角色杂糅在一起,容易产生冲突。”

倒查20年一事在内蒙古煤矿主群体中也产生了很大影响。

一位来自巴彦淖尔市的煤矿主日前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煤炭领域违规违法的事情不少,官员入股、无证经营的现象的确存在,这也让很多人无法正常经营。

“有的人因为有关系就可以无证经营露天开采,但有的人即使证照齐全,说给你关闭就关闭,也没有什么说法。”

一位不愿具名的反腐专家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倒查体现了中央对腐败的零容忍态度,体现了中央的政治决断力,有腐就要查。20年内可能有一些腐败存量因各种原因未能及时查处,现在则可以消化存量。

值得注意的是,石泰峰也强调要溯本寻源、深挖病灶、精准施治,整治隐藏在具体现象背后的责任问题、腐败问题、作风问题和体制机制问题。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